(據山西新聞網—山西日報 07月05日)

  初夏時節,三晉大地再度披上綠裝。從空中俯瞰,西倚黃河的呂梁山仿佛一條剛剛醒來的巨龍,沉靜中展露出生機和活力。

  62歲的劉英明坐在山頭眺望遠處的黃河。彎彎的身形述說著昔日的艱辛苦澀,爬滿皺紋的黝黑臉膛上綻滿笑意。“山綠了,日子也紅火了。”話音未落,老漢將期冀的目光投向身邊一片剛剛栽下的小樹苗。

  增綠又增收 老鄉不再愁

  2017年6月21日至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山西考察工作并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其間,總書記就抓好脫貧攻堅這個“第一民生工程”、堅持綠色發展作出重要部署。

  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指出:“深度貧困地區往往處于全國重要生態功能區,生態保護同經濟發展的矛盾比較突出。”山西的情況格外典型。該省58個貧困縣中有41個是國家和省里限制開發的生態主體功能區,集中分布在呂梁山、太行山和北部高寒冷涼山區,深度貧困與生態脆弱相互交織。

  劉英明所在的大寧縣樓底村地處呂梁山西南部。早年,為了掙錢供孩子上學,他外出到木器廠打工。畢竟年齡不饒人,加之患上了冠心病,劉英明最后不得不回到村里。老伴崔秀英不僅血壓高,還有類風濕性關節炎;年邁的老母親也是個“藥罐子”。一家人種地那點收入,除了填飽肚子外基本都用到了買藥上。2014年,經過精準識別,劉英明一家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7年,村里成立造林合作社,扶貧干部鼓勵劉英明加入。剛開始,老漢真可謂顧慮重重:貧瘠的黃土地上能把樹種活嗎?靠種樹真的能讓日子紅火起來?幾經思忖,劉英明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跟著專業人員干了起來。他規規矩矩地按照標準壘坑種苗,種完后時常上山看護,三個月掙了8000元。去年,劉英明參與造林的勁頭更足了,老伴也給合作社燒飯。一年下來,老兩口加在一起掙了21000元。看著存折上過去連想都不敢想的數字,劉英明樂得合不攏嘴:“栽樹掙錢,還能顧上家、不誤地,挺好!”

  從呂梁山往東兩百公里,便是太行山。雖說相隔不遠,呂梁、太行地貌迥然不同。相同的是,兩座大山常年阻隔著山里人和外界的聯系。山西兩個最大的集中連片貧困區就分別位于呂梁和太行山區。

  “石頭山石頭溝,誰干都發愁。”一句順口溜道出了植樹造林的不易。然而,驅車穿行于太行山深處,車窗外不時閃過大片大片的林木。這其中既有當地人民群眾在黨的領導下戰天斗地的歷史成就,也有近年來山西省生態扶貧結出的碩果。不斷多起來的綠色標注著生態環境的改善,也見證了更多的人像劉英明一家那樣擺脫貧困,大踏步跟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步伐。

  敢當“出頭鳥”招標改議標

  增收又增綠,利在當下更在長遠。道理是明擺著的。然而如同其他領域的創舉一樣,生態扶貧模式也有一個艱辛的探索過程。突破,需要開動腦筋、找準切入點,同時也檢驗著領導干部的為民情懷和擔當精神。

  探索生態扶貧,嵐縣走到了前面。縣委書記高奇英介紹說:“以往栽樹,要進行市場化的招標程序,由有資質的綠化公司競標,這也是全國通行的做法。生態扶貧模式的突破在于,把參與主體由綠化公司改為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把招標的程序改為議標。”

  2016年,高奇英召集縣里的干部討論了好幾次。不少人害怕當這個“出頭鳥”:“規定20萬元以上的工程必須通過招標,突然改成議標,會不會出問題?”

  統一認識方面的難題,大寧縣委書記王金龍也碰到過。“改變原有的造林模式,需要重新切分一些原有格局下的‘蛋糕’。但為了能讓更多貧困戶參與到綠化增收中來,這樣的風險值得擔!”

  經過與山西省林業廳的多次協商,嵐縣率先出招,選定了界河口鎮會里村,組建了“林得財”造林合作社。合作社由村里的“綠化高手”馬蘭柱帶頭,48個社員中有45人出自貧困戶,每人出資5000元,資金不夠的通過勞務抵扣。

  目前,山西規定60%的合作社成員由貧困戶構成,這讓貧困戶得以最大程度地參與到種樹這個營生中來。“以前種樹都是人家工程隊干的,找的都是體力壯的后生們,我們這些上了歲數的,哪能輪得上啊。”劉英明感慨地說。

  招標改為議標,由鄉政府根據合作社規模實力、造林工程大小、造林地遠近來安排。據縣林業局局長王建平介紹,大寧2017年就成立了37個合作社,帶動了近5000人增收。在議標的時候,盡量兼顧公平,不讓有的活多得干不完、有的沒活干的情況出現。

  貧困戶為主體的造林合作社,最擔心的還是林木成活率問題。興縣林業局副局長任海全說:“林業部門定期對合作社成員進行培訓,同時也注重選擇有經驗的帶頭人。”據介紹,目前大寧縣植樹造林實現了由“過程管理”向“結果購買”的轉變,林木存活率已超過90%。

  王金龍說:“大寧縣提前下達任務,拉長造林時間,采取能人領辦、大戶牽頭、專業隊改造等方式,不但解決了貧困群眾參與率低和能力不足等問題,還極大地提振了貧困群眾自主脫貧的積極性。”

  發展謀長遠 打贏攻堅戰

  兩年來,山西省委省政府不斷深化對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學習領悟,以強烈的政治責任感和使命感狠抓落實,把忠誠和擔當書寫在三晉大地上。省委書記駱惠寧強調:“實施生態扶貧是解決深度貧困,實現山西省貧困地區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要把生態扶貧作為脫貧攻堅的戰略工程來抓。”駱惠寧和省長樓陽生“雙簽”脫貧攻堅責任書,堅持一線工作法,組織11個市、58個貧困縣的黨政一把手每人親自指導一個造林合作社,在一線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山西省今年年初發起一場“改革創新、奮發有為”大討論,讓全省黨員干部經受了一次嚴格的黨性鍛煉,讓廣大群眾經受了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禮。為推動生態扶貧工作走深走實走得更遠,相關部門翻山越嶺摸實情。

  山西省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云龍接受記者采訪時說:要帶動更多貧困戶脫貧,造林合作社得有活可干,這意味著要有更多的荒山和退耕還林地可供種植。過去幾年里,中央對山西支持力度很大,下達的造林任務成倍增長。各個縣抓住機遇“突擊”種樹,宜林地面積已大為減少。貧困戶脫貧后,如何穩得住?如果沒活可干,生態扶貧的效果就會打折扣。

  建立可持續脫貧長效機制是關鍵。山西省扎扎實實推進生態扶貧“五大工程”,除造林綠化勞務費,還有退耕還林獎補、森林管護就業、經濟林提質增效和特色林產業綜合增收。去年,山西省58個貧困縣退耕還林183萬畝,惠及8.9萬貧困戶;造林綠化285.5萬畝,全省2563個造林合作社帶動5.2萬貧困勞動力增收;森林管護吸納2.4萬貧困護林員;150萬畝經濟林提質增效惠及14.1萬貧困戶。上述政策全年累計幫助52.3萬貧困人口實現穩定增收10.5億元。

  在興縣和大寧縣,以造林合作社為基礎,成立了“經濟合作總社”,業務范圍除了綠化工程,還擴展到承接村里的小型水利、交通等工程,這為貧困戶脫貧以后的穩定致富提供了更多途徑。在興縣河兒上村,第一書記丁志軍對記者說:“不用怕沒樹可種了。去年除了525畝綠化工程,合作總社還承接了藥材基地與食用菌大棚互通道路工程,總投資50.46萬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2018年,山西保有森林面積已由2010年的4236萬畝增加到4816萬畝。《2017年全國生態氣象公報》指出,山西植被生態質量改善全國最快。去年山西省約有64.9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017年的3.9%下降到1.1%。貧困地區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8210元左右,同比增長12%,高出全省3.5個百分點。

  當年富,抓畜牧;長遠富,多栽樹。山西右玉縣地處毛烏素沙漠的天然風口地帶,曾經是一片風沙成患、山川貧瘠的不毛之地。70年來,右玉歷屆縣委團結帶領全縣干部群眾堅持不懈植樹造林,堅韌不拔改善生態,使全縣林木綠化率由不足0.3%提升到55%,90%以上的沙化土地得到有效治理。右玉縣也成為山西省首批脫貧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之一。

  “右玉精神體現的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迎難而上、艱苦奮斗,是久久為功、利在長遠。”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讓山西廣大干部群眾備受教育、備受鼓舞。如今,右玉精神和太行精神、呂梁精神一道,正成為山西省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生動教材。統籌生態生計,協調增綠增收,山西省在打贏生態治理、脫貧攻堅兩場戰役的征程上砥礪前行。